我国数字出版行业的内忧与外患


 

  走进第19届北京图书博览会(下称图博会)的现场,你就能感觉到数字出版方兴未艾之势扑面而来。有声图书、手持阅读器、模拟翻书机、一站式数字阅读平台……国内外传统出版社和数字阅读运营商来了个数字出版产品大比拼。然而由于标准缺失、商业模式不成熟以及盗版问题,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数字出版并非坦途。

  数字出版探索新模式

  近年来,数字出版浪潮席卷而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下称中版集团)、人民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等加快了转型步伐。中版集团聚合全国出版资源,打造了面向全生产链的数字出版服务平台——大佳网,传统出版社可根据自身的内容资源情况,给读者提供有特色的数字阅读服务。以人民出版社、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为首的首都社科十联十二社选择与中国电信数字阅读基地(即天翼阅读)合作,通过天翼阅读业内领先的“三屏双媒”(三屏是PC屏、手机屏和TV屏,双媒是图文、音频)数字阅读解决方案,把社会科学、文化艺术、百科全书等传统社科类优质图书转化为数字阅读产品。天翼阅读在数字出版领域为读者打造了一站式数字阅读平台,不仅为读者提供手机、MP4、电子书阅读器、Web浏览等阅读方式,还在数字电视开通了数字读书频道,读者在电视上就可以阅读自己喜欢的图书。同时,天翼阅读还为读者提供有声阅读服务,读者在开车、走路甚至睡觉时都可以进行“阅”读。

  传统出版社纷纷试水数字出版领域,数字阅读运营商也在探索发展新模式。中国知网出版传媒事业部客户经理单智在接受采访时介绍,中国知网数字出版平台向受众提供学科专业数字图书馆和行业图书馆,此外,中国知网还开展B2B业务,每年向高等院校和图书馆打包销售专业类电子书籍。亿部文化有限公司(下称亿部文化)看好专业书籍的数字出版,并推出专业领域全媒体数字阅读平台——党政书城,其主要为党政机关、企业机构提供数字化阅读服务。“专业领域的数字出版由于其需求的刚性化,将成为数字出版领域的优质业务。党政书城是亿部文化在B2B业务方面的首度尝试。未来,亿部文化还将向更多的专业领域进军。”亿部文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柯毅表示。

  作为传统的网络服务商,豆瓣网推出数字阅读平台——豆瓣阅读,它在为读者提供数字阅读服务的同时,还依托豆瓣读书打造一个读者社区,读者可以通过阅读动态了解友邻的读书情况;对书评、笔记进行回复;在豆瓣阅读的读者沙龙中与作者和其他读者一起讨论,在交流中碰撞思想。读者社区加强了读者与作家的互动,这种新颖的方式也吸引了多家内容提供方,也为数字出版提供了一种新模式。

  三大问题掣肘数字出版

  在火热的展会背后,数字出版还面临着诸多尴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今年投入1000万进行数字出版,其社长贺耀敏坦言,这个投入非常有限,但也代表了目前传统出版行业对于数字出版“欲进又退”的态度。贺耀敏认为,三大原因掣肘数字出版,而这些原因记者在采访中一一得到验证。

  首先是标准不统一。数字出版标准迟迟未出,而数字出版投入动辄数千万,没有统一的标准出版商不敢贸然投入,以防影响以后的产品开发。中版集团市场总监刘军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每家数字出版机构都各自为战,争相推出自己的数字阅读平台,容易形成市场混乱。

  其二,因为权利人不愿授权,数字出版平台往往缺失优质内容。豆瓣阅读产品总监戴钦介绍,豆瓣数字阅读平台试读、购买图书的用户已超过50万人次,自今年5月推出付费作品商店以来,目前在售的电子书有400多部,但仍有读者反映图书太少,选择性小,远远达不到用户的需求。用贺耀敏的话说,因为担心得不到收益,他作为人民大学教师,也不愿将自己写的书的数字版权授权给出版社。国家版权局版权司相关负责人分析,权利人不愿意授权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实践中出版社与权利人未就数字版权收益的分配机制达成一致。“以往出版社的格式合同并未就数字版权问题进行明确,出版社如果只想支付一笔纸质出版的费用就获得数字出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这些新型权利,作者当然不愿意。”天翼阅读品牌总监王钟雄则认为,有些传统出版机构往往担心电子产品的发行会影响传统书籍的销量,并不愿意把优质图书数字化。

  第三,盗版猖獗以及数字出版并不成熟的盈利模式也是权利人担心、出版社观望的重要因素。中版集团刘军表示:“大部分数字阅读平台都为读者提供试读本,读者可以免费阅读电子图书的部分内容,但付费下载是多数数字出版机构难以跨越的门槛,究其原因便是盗版的猖獗,读者总能找到免费的电子书籍,根本不会选择付费下载,只有杜绝盗版,才能使数字出版的发展之路愈加顺畅。”李柯毅表示,由于中国互联网用户已形成免费阅读的习惯,导致数字出版机构无法实现赢利,部分出版机构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在合作中求发展

  一方面,发展中的国内数字出版还需解决多重问题,一方面,展会上日本、韩国、印度等国的数字出版产品一一亮相。日本凸版印刷株式会社旗下的电子书内容已经与中国公司合作,印度一家数字内容平台也声称将进入中国。“内忧外患”之下,发展成为硬道理。

  产业内各企业积极创新模式以应对付费用户和优质内容不足的短板。中国知网打造机构数字图书馆发展B2B业务,亿部文化打造党政书城也是希望通过B2B业务带动B2C业务的发展,豆瓣阅读则希望打造阅读社区增加用户黏性,同时,积极拓展和各类版权方合作。戴钦认为,总体上看,传统出版社对数字出版的态度越来越开放。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首次涉足童书领域,与台湾牛顿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引进儿童科学经典作品《小牛顿》系列图书。盛大文学总裁兼起点中文网董事长吴文辉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涉足童书领域是想创立电子出版体系,使自身具备更加广泛的出版类型,完善自身发展运营模式。”

  面对各自为战的局面,中版集团刘军呼吁,数字出版机构应该联合起来成立一个统一的数字阅读平台,实现资源共享,并统一收费模式,这样才有利于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贺耀敏也认为,传统出版社应支持产业内的联盟,与渠道商、平台商、技术开发商协作,鼓励新商业模式的发展。目前,人民大学出版社已与方正合作向图书馆等终端销售数字版权,与中国移动等手机阅读运营商合作,向终端用户销售电子书。“手机阅读收入从无到有近几年在成倍增长,年收入已经接近三百万元了。今后几年将会更为突出。”

  在版权环境上,王钟雄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够建立一个电子产品版权认证平台,为每个电子产品授予一个类似于身份证的符号,这样能为数字版权的授权和交易带来便捷。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正在进行的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工作以及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等行动,都反映了我国正在致力于改善版权保护环境,这在客观上将推进数字出版的发展。总体而言,版权法律制度已经相对完善,执法力度也在加强,更多授权和交易环节存在的问题还需要业界在实践中达成合作共识。(知识产权报 实习记者 冯飞)

(来源于:国知网)





【字体: 】 【打印本稿】【关闭
 
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产权局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网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 四川省知识产权局
中国专利保护协会 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会中国分会 中国知识产权出版社 中国知识产权报咨讯网 成都科技局